太复杂!除了陈与杜外,足协内部还有第三个派系……     DATE: 2024-04-25 13:15:52

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最后,酷爱跟年轻女性讲明史的杂除高育良,看着身边的陈杜“得力干将”们一个个的被带走,表面镇定的外足他也慌了,于是协内系开始在各种场合中露脸讲话。在一次采访中,部还他对着屏幕信誓旦旦地说:

“当官别发财,有第发财别当官啊……”

他没想到,个派在这段镜头播出之后,太复自己终究还是杂除没能躲过命运的惩罚。更令高育良没想到的陈杜是,自己这段虚构的外足故事,竟然在中国足协上演了现实版。协内系

3月24日,部还一个星期五,有第杜兆才在足协现身。

那天上午,有关中国足协竞赛部部长黄松、协会纪律委员会主任王小平因涉嫌违纪、违法被带走接受调查的消息得到了官方渠道证实。随后,中国足协在内部对这两人的情况做了通报,同时借此之机再次对足协全体中层干部进行了一番警示教育。

据媒体人徐江透露,杜兆才还在那个周末去了朋友家吃饭,并亲自下厨,席间向朋友透露自己要去“学习”。

之后,杜兆才失联,直到4月1日,愚人节,一纸通报,尘埃落定。

在落马之前,杜兆才曾对足协的干部们重点强调了腐败问题,并连用了8个成语:

“深刻汲取近期一系列腐败案件教训,痛定思痛、以案为鉴、以案促改,查找原因、堵塞漏洞,健全制度、完善机制,勇于担当、敢于斗争……”

当时的杜兆才,虽然全面主持了足协工作,但他的背后,虎头铡的风声已经传来。

一个普通体育官员的晋升

2017年6月,杜兆才被突然任命为中国足协党委书记,此前几天,他刚刚升任局长助理。

这个任命,不同寻常。

早先,担任该项职务的于洪臣,行政级别为正厅,而杜兆才的级别是副部——与足协主席蔡振华平级。

两个高级别官员同时出现在一个已经脱钩了的社团机构,这不光在体育领域极其罕见,在整个行政体系内也是如此。

但明眼人都知道,一山不容二虎,杜兆才的空降,就意味着蔡振华的淡出。

杜与蔡,是体育系统内两种截然不同的官员。

蔡振华年少成名,当运动员时光环无数,当教练员后又培养出来刘国梁、孔令辉等大满贯选手。如此经历,让他的仕途也顺风顺水,2007年,他成为了体育总局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局长。

反观比蔡振华还大一岁的杜兆才,虽然也是运动员出身,但是冰球这种小众项目,退役后进入沈阳体院学习,而后进入体育系统,只能按部就班地晋升。蔡振华当副局那年,杜兆才还只是手曲棒垒球中心副主任。

2009年,杜兆才的仕途迎来转机,在这一年,他被任命为田径中心主任,接手正在低谷的中国田径。

2008年北京奥运会,中国田径颗粒无收,鸟巢纵然人声鼎沸,却没奏响过一次国歌。不仅如此,像刘翔这种超级巨星,竟然在关键时刻退赛,更让田管中心被质疑声包围。

而杜兆才上任后,通过引进高水平外教以及改革训练方式等,让中国田径在伦敦迎来了翻身。2012年奥运会,中国田径队历史性地获得了6枚奖牌,其中陈定拿下了男子20公里竞走的金牌,实现中国男子竞走奥运金牌零的突破。在此基础上,杜兆才又提出了“1516计划”,目标瞄准里约奥运会。

里约奥运会上,中国田径再度取得6枚奖牌,但金牌数量上升为2枚。

而杜兆才在任上,最具突破的是中国的百米项目,前有张培萌,后有苏炳添,后者在2015年后不断刷新亚洲男子纪录,打破了这一项目的种族迷信。

此外,杜兆才还在田径运动员的经纪管理上进行了变革,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运动员的收入。田径领域的人透露,当时的田径队氛围很好。

2017年,在新任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上任半年后,杜兆才成功晋升为局长助理,站到了部级官员的大门口。

一年后,体育总局领导层换届,曾经闪耀的蔡振华调离,把位置让给了比他大1岁的杜兆才。

掌权路上的意外

杜兆才接过足协的权柄后,就开始了自己的行动。

所谓“人事即是政治”。

杜兆才上任后不久,就开始分别与相关职能部门的中层正职、副职以及业务骨干进行谈话,着手足协的人事调整工作。

此后,杜兆才又从田管中心调来了自己的“老部下”蔡勇,让他担任了足协执委,负责中国之队业务、青少部等部门,分管各级国家队的训练和比赛。

另外一方面,杜兆才也开始参与中国足协的外事工作,参选了国际足联理事并拿下该职位。

此外,杜兆才还推动了一项中国足球呼吁了多年的政策——归化。

2018年12月20日,中国足协在上海举行了2018赛季的总结大会。作为足协负责人杜兆才对外放出了一个重磅言论:

“未来中国足协将积极推进优秀外籍球员的归化工作。”

从1994年职业联赛开始,有关归化的讨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,尤其是在近些年中国本土球员实力逐年下降的前提下,让归化成为了快速提升国足实力,使中国重回世界杯赛场的捷径。

虽然杜兆才是在2018年的年底提出的这一表态,但据经纪人李誉鸿透露,中国方面第一次联系到他的时间是在2018年的中旬,即世界杯期间。而那届世界杯,中国足球唯一的一次抢镜,就是一位足协官员的表态:

“2022国足必进世界杯!”

在当时的很多人看来,中国足协的这番表态有些无厘头,可现在来看,却是归化政策落地的哨声。

无论是实际的权力还是对外的声势,杜兆才似乎都已经成为了中国足球当之无愧的代言人,唯独有一个问题让这个代言人有些名不正言不顺。

因为就法理上来说,那时的中国足协主席仍是蔡振华……

中国足协的每一次换届,在经过足代会的表决通过后,还要上报国际足联。

2017年,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曾到访中国足协,当时还是足协主席蔡振华与他会面,而一年后国际足联副秘书长来到中国足协,出面接待的已经换成了杜兆才。可当时足协并没有举行足代会,杜在当时也没有当选亚足联和国际足联任何职位……这就让如何把杜兆才介绍给外国人成了一个难题。

毕竟,很少有外国人知道什么叫“书记”。

但对于杜兆才来说,这个问题只能交给时间,因为只要上级批准了足代会的召开,自己将和他的前任蔡振华一样,获得正式的名头。

当时媒体普遍认为杜兆才将接任足协主席

果然,2019年5月,中国足协换届筹备组的名单公布。

组长的名字叫陈戌源。

楚河汉界的博弈

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杜兆才和陈戌源的组合,都颇为微妙。

陈戌源到来之前,杜兆才已经实际掌握足协工作长达两年,从人事任命到大政方针,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而作为中超投资人的陈戌源,只是少部分的参与一些球队的决策,两人之前有点关系,但是不多。

其次,按照蔡振华时期的惯例,中国足协主席由总局一位副局长兼任,在当时,无论是从权力还是地位,杜兆才都是可以对标蔡振华的。

况且,倘若相关部门有意让一个专职之人上位,杜又为何在两年的时间里,抛头露面,冲锋陷阵?

另外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新的势力加入,必然导致现有权力格局的动荡,这对于中国足协这种需要稳定的机构来说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就像当年马季先生学艺,投身于侯宝林和刘宝瑞两位大师,结果东西没学到多少,反倒成为了两个大师之间的皮球,以至于每当马季有进步,两位大师则把功劳归功于自己,每当马季有了疑惑,刘宝瑞或是侯宝林就会对他说:

“找你那个老师去!”

事实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。

表面上看,足代会后,杜兆才和陈戌源基本划分了楚河汉界——杜兆才负责外事交流、亚洲杯筹办等领域;陈戌源负责国家队、联赛领域。

但陈戌源上任前,足协内部权力已经几乎被杜兆才分配完毕。

于是在暗地里,一场莫名的博弈开始了。

2019年4月,里皮团队再度与中国男足牵手,毫无疑问,这是杜兆才决定的。因为那时换届筹备组还未成立,而这一决定也符合杜兆才在田径时笃信名帅的传统。

结果年底,里皮因为国足输给叙利亚而辞职,足协半小时后就给出了同意的答复并公之于众。

重要的不是同意里皮辞职,重要的是,这个决定的时间长度——半个小时。

2016年10月,高洪波在输给乌兹别克斯坦之后宣布辞职,此后近48小时内,足协对此并无表态,而是到了第三天才在新闻通气会上同意了高洪波的辞呈。

相比于里皮的半小时,这肯定不是足协效率的提高,是因为这一轮,与里皮无关的楚河占优。

而在里皮辞职三个月后,李铁上位,一年后又获得了足协的超级长约,期间陈戌源更是亲自为李铁讨薪,并在多种场合力挺李铁。

而后李铁因为赛后的不当言论和违规的商业行为辞职,体育总局迅速收回了足协的选帅权,并“紧急”任命李霄鹏代理国家队主教练,这个“紧急”到了连合约都没谈清楚的地步……

毫无疑问,这一局,汉界一方胜利。

另外,在2022年中旬中国失去亚洲杯举办权后,一大批在亚洲杯筹备组的人士被安排到了足协任职,其中就包括目前足协仅剩的那位常务副秘书长。在此期间,足协的正职秘书长刘奕,开始逐渐淡出视线,但那时足坛反腐并没有开始。

而刘奕,一直被外界认为是陈戌源的人。因为刘奕在成为秘书长之前,曾经参与过上海浦东体育场的立项论证和前期规划——浦东体育场是上海海港的主场。

但也有信息源表示,刘奕既不是陈戌源的人,也不是杜兆才的人……

也就是说,在足协的内部,还存在着一个第三方势力。

而且,刘奕与陈戌源之前关系不错,后来却闹掰。

经过多年的努力,足协已经成为了一个几方势力角逐的舞台。

2月14日,官方宣布陈戌源被查,杜兆才开始全面主持足协工作。期间,也曾传出过杜兆才被查的消息,但他的秘书迅速发了朋友圈辟谣。

这场斗争,似乎胜负已定。

前不久,杜兆才度过了自己63岁的生日。只要再“挺”一段时间,他就将“安全”落地。

天道轮回,报应不爽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杜兆才的问题,比陈戌源多……

当年,杜兆才和陈戌源联合出席活动时,总是有两拨人马泾渭分明地服侍着这两位领导,不知道当时的二位,和他们的手下,有没有想起伟人说的那句话:

“庙小妖风大,池浅王八多。”